DAWN & MEOW

我还有许多弯路要走,还会失望于许许多多的满足。——一切都要等日后才能显示它的意义。

© DAWN & MEOW
Powered by LOFTER

突然发现最喜欢的版本有啦,开森!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And I'm a Rose! - 香遇(三)

Long time no see.

一年春事已差池,本想写写手上的小花园小清新们应个景迎迎夏,却忽然想写玫瑰。

五六月原是玫瑰花期,写来也不算突兀,可惜当时因某些缘故未曾完篇,如今再读简直矫情得不堪入目。但也算是一时之心境,姑且留着吧。

还是那句话,非专业repo,脑洞奇大,不甚靠谱,谨慎参考。

 

(一)“每一朵玫瑰,都是她的名字”

——Atelier Cologne - Rose Anonyme 无名玫瑰

从前,我不喜欢玫瑰。

作为一个前小清新性冷淡和中性/男香爱好者,对女性化的,或甜或腻的玫瑰着实缺乏好感,直到遇见它。

无名玫瑰,名字就中二得深得我心。她绝非印...

之前那条其实是忘了设仅自己可见了,现在改回去了,but还是谢谢基友们(⑉°з°)-♡

Seems like yesterday, we were sixteen.
R.I.P,Dolores.

香遇(二)- 2017 冬

对,我又来写这个系列了。
在开车请注意安全的当下,还是继续风花雪月一会吧。起名废,就沿用这个名字好了。
(说的好像老司机一样。)
总之,凌冬已至。
什么花园啦名字里带水的啦都可以暂时收起来了,不然只会在寒风里瑟瑟发抖_(:з」∠)_
于是入了几只新玩具,不过显然性冷淡小清新爱好者本性难移。
依旧不靠谱超外行脑洞巨大,有参考,如若上当,请勿打人w

—————以下是假装文艺的分割线——————
Penhaligon's - Blasted Bloom 潘海利根 盛放
海边高崖上小小的玫瑰园,因无人打理而花枝零落。淅沥小雨从铅灰云层上落下,诞生于地图尽头的海浪拍打着白色峭壁,永不停歇。腥咸的海风裹挟着微弱的花香涌...

论一个痴汉的自我修养 (五)

又名听10遍心拍数#0822后的胡言乱语,感谢基友安利这首歌2333

“你能感受到它的跃动吗?——”

在你柔软的指尖下,在我坚硬的胸腔里:蒸汽呜鸣的热量,齿轮转动的声响。

还有随着加速的心跳迫近的,死神的镰影刀光。

“——我只有这唯一的东西可以给你了。”

我行将锈蚀的钢铁心脏。

凝结着旧日恋曲的糖霜。

棒棒棒!好久没听这个团了,这个唱法的女声似乎听上去偏流行一些?

话说这个团歌词似乎都挺适合大龄中二的(?)2333

突然沉迷. JPG

- Life is tough.
- Sure it is.

三十天推歌挑战

最近各种三十天好火呀,写个玩玩2333。口味较杂,可能有高能出没?

歌单在此:

http://music.163.com/#/my/m/music/playlist?id=1982149568

-DAY1:一首在歌名里带有颜色的歌

Yellow by Coldplay

当年还流行随机歌名答题时,回答个人感情状态就蹦出来这首……一口老血,从此难忘。( 手动再见)

他赠与她一只黄色的钢笔,暗暗希望她能明白他深藏的心意:

“You know I love you so.”

(真人真事,虽然我只是吃瓜群众2333)

-DAY2:一首在歌名里带有数字的歌

《十二幻梦曲(Piano...

为啥俺也中招了!明明清水又正直到不行还被河xxx蟹???FOR WHAT????

江南又听夜雨。
真好。

大夏天的听不动各种金,来听听各种民吧233

浅灰

就算全世界都将你横眉冷对,还有我爱你。

Mon Gris Clair

 

开场是金属般锋锐。

是钢铁的浅灰,草丛中冷色的反光。

他用锋利的镰刀飞速割下一丛丛薰衣草,任由它们失去凭依与支撑,无情散落。残破的枝叶不甘地流淌出最后生机,空气中充满了薰衣草的芳香和新鲜植物汁液的生涩气息,狼藉一地。

消息如雪片般飞来。他不肯信,却抵不住内心巨浪。是激愤是哀恸? 他已辩识不清。

只是他必须做些什么,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将枪管塞入口腔。

最后一株薰衣草倒伏于地,他的双手和刀锋上已沾满了植物绿色的血液。

他慢慢后退,怀着复杂的心情目视着自己亲手制造的惨剧,直到一个踉跄,...

RIP, Chester.

终不似,少年时。

夜晚九点的的街头,一个吉他小哥在温暖的晚风中弹唱着这首歌,路人纷纷驻足,有金发少女坐在商店台阶上,双手托腮,安静聆听。不远处,爵士音乐节的舞台上光彩陆离,而这里,只有路灯昏黄的光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只有汽车呼啸而过的马达声不时盖过他的歌声。

突然觉得不错,回家按隐约记得的几句歌词找到了这首歌,相比原版,这个版本更接近于小哥弹唱的版本。

有BGM加持的时候觉得自己写得还挺好的,一摘耳机再读,WTF???_(:з」∠)_

论一个痴汉的自我修养 (四)- 法师的n种吃法

法师,要有黑色微卷的半长发和铁灰色眼睛,不是很美,消瘦而苍白,裹在褴褛的黑袍中。垂落至肘部的宽大衣袖下,单薄的手腕被沉重的乌铁镣铐锁在生着青苔的石壁上,高悬在头顶。腕上勒出的青紫淤痕和他常年不见天日的肤色形成一种触目惊心又暧昧的对比。曾施展多重禁术,调配无数药剂的好看手指,他身上最精美的部份,曾经,已被掰折成不自然的,花瓣似的弧度。伸手抬起他线条凌厉的下颌,才发现他额上的血迹已凝成暗红的痂,而他的眼睛,那双永远冷漠而高傲,目空一切的眼睛,如今盛满了愤怒,被来人的倒影所占据。他钢铁色的眼睛在地牢的火光中终于燃烧了起来,像是从炉中奔腾而出的铁水,又像是铁水间迸射的火花。

于是来人满足地轻叹,你终...

这首歌版本众多,算得上各有千秋了。

APRIL 2017

1 / 5
TOP